知名主播身价大跌 深度解读网红大经济的颓势


本篇全文节录自网络
经历过 2016 年”直播元年”的爆发,2017 年网络直播热度明显降温。近日,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提供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只有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此消息一出,即揭开了被大肆炒作”直播”暴富神话背后的真相。可见,资本狂热过后,主播们的日子开始变得难过起来。同样宣告着直播市场红利期的终结,直播平台的日子正在愈发的艰难。
笑笑是身价2500万的网红主播

主播红利不在,知名主播身价大大降低
直播行业的爆发,同各大平台频繁出现”千万身价””百万身价”知名主播拥有直接关系,在一夜暴富的强大驱动力下,数以千万计的普通网民,纷纷入驻各类直播平台争做”网红”。一时间,直播平台上惯有的分成礼物”跑车””别墅””游艇”等成为网络热词,甚至延伸出”老铁刷一波 666 “等直播特有的词语,从直播一隅走向大众文化。
然而,年初一组来自知名主播的签约费名单,首次让人看到这个行业的大缩水。2017 年一线主播身价排行中最高的是英雄联盟项目原 IG 上单 PDD 的 3500 万左右身价,其次 White 和英雄联盟原 IG 辅助笑笑的 2500 万,Miss 大小姐 2000 万左右,小智在 1600 万元左右,随后是若风的 1300 万,小漠 1200 万,小苍为 1100 万等。
小苍身价微跌 从1200万跌至1100万

相比 2016 年 6 月份被曝光的各大知名主播的身价,已有不同程度的缩水。几个月以前,小智身价预估为 4000 万元,White、Miss 在 3000 万元左右,若风为 2200 万元,小漠 2000 万元,小苍 1200 元。除了 PDD 签约费没有变化,其他主播身价都以几百万甚至千万元的缩减。
2016 年 9 月 13 日,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实时观看总时数达到 3.6 亿小时,每日独立展现量 ( 每天通过在线和电视频道收看的独立观众数量 ) 的累计数量在四周内达到了 3.34 亿 ( 而 2014 年该数据仅为 2.88 亿 ) 。在英雄联盟影响力持续走高的背景下,这些站在人气顶峰的知名主播们,身价却反向增长,透露出的讯息显而易见,主播红利期已经结束,下行或是整个行业都难以逃避的大趋势。
Misaya 若风则从身价2200万元跌至1300万

背后的原因?
出现这一幕并非偶然,早在 2016 年底,诸多信息都在预示着下滑的到来。
2016 年下半年,野蛮增长的直播平台屡次爆发”黄””俗”问题,致使国家政府部门在半年时间连续出台三条针对直播平台和主播相关的法律规定。来自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此前疯狂追逐直播的资本冷却。而盈利模式的匮乏,高昂的主播签约费居高不下,进一步恶化了直播平台生存环境。2017 年伊始,估值 5 亿元的光圈直播倒闭,让直播行业蒙上一层阴影,整个行业面临着大洗牌。
其次,是直播平台烧钱步伐的放缓,由于 2016 年资本无限输入的盛况消失,直播平台们不得不勒紧腰带准备过冬。这也是英雄联盟在上升势头中,一线知名主播们的签约费却纷纷下滑的重要原因。而更多缺乏”明星”光环的普通主播们,没有了以往平台的补贴,日子过得就更加艰难。
最后,内容同质化严重也是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原因所在,据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解释,目前的直播只是完成了从 PC 端到移动端的迁移过程,并没有完成内容层面的升级,还没有改变秀场的本质。当移动直播新鲜感消散后,千篇一律的”网红”直播让用户审美疲劳,用户的流失使得平台造血能力下降,加速了行业下行。
回溯 2016 年,为了吸引眼球,直播”造人”、直播”砸警车”、直播”换衣服”的恶劣事件频繁发生背后揭露的是,在关注就是收入的主播行业,为了刺激看客刷礼物许多主播不惜铤而走险搞擦边球。而这种行为,又加剧了来自官方的监管力度,恶性循环下,整个市场呈现着极其不乐观的态势。
直播砸警车是直播平台的污点,错误的示范,恶劣的直播事件

告别全民直播时代
相比国外成熟的直播平台,中国直播行业因为炮制”千万签约主播”而开启的全民直播时代,正在因为对用户好奇心的透支,而变得愈发缺乏吸引力。业内曾算过一笔账,直播平台烧钱不仅呈现在补贴和天价签约费上,来自设备的投入成本也是巨大的构成。目前位于前列的直播平台每个月的设备支出皆在千万元以上。
因此,许多直播平台才会以千万身价签约拥有”海量粉丝”的知名主播,用户基数已经是直播平台的身家性命。一旦平台用户人数下降到不能均摊设备成本之下,就会直接造成平台的倒闭。即使在这样的业绩压力下,知名主播的签约费依然走下坡路,围绕草根主播的补贴扶持更会断崖式减少,随之而来的则是草根主播群体的退潮。
恶劣的直播造人事件 引发声讨与谴责 令直播领域留下难以磨灭的污点

根据头部与今日网红联合发布的《2016 直播行业年度报告》显示,活跃在直播平台的主播人群中,女主播比例高达 73%,一线城市、东北地区的女主播数量最多,在收入方面女主播收入高达 14.81 亿元,远高于男主播的 5.67 亿元。
反观国外,以 Twitch 为例的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目前已逐渐明晰,形成以用户打赏、插片广告、赞助商合作、购买会员、打赏分成、广告收益、线下活动等主要形式。国内由于秀场为主的模式过于单一,导致对打赏的依赖程度极高,变现能力过弱,是横亘在中国所有直播平台头上的难关。
而且女主播们大多数以买”脸”为生,通过嗲音、唱歌、秀身材博取关注和打赏,然而这种单调的模式生命力能有多久?恐怕这是所有直播平台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当秀场新鲜度消散后,直播平台又将何为继。知名主播签约费大幅下滑,直播红利期显然已经接近尾声,直播市场的洗牌或会进一步被加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